TJU Alumni Forum 首页 TJU Alumni Forum
天津大学校友论坛
 
 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   搜索搜索   成员列表成员列表   成员组成员组   注册注册 
 个人资料个人资料   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   登陆登陆 

第十七章 真假美猴王

 
发表新帖   回复帖子    TJU Alumni Forum 首页 -> 转来转去
阅读上一个主题 :: 阅读下一个主题  
作者 留言
admin
Site Admin


注册时间: 2009-12-10
帖子: 234

帖子发表于: 星期五 三月 25, 2011 5:44 am    发表主题: 第十七章 真假美猴王 引用并回复

  春去夏来,又到端午,山清水秀,景象万千。师徒四人正行间,见一座高山,翻过山,是平川地。八戒嫌马慢,让沙僧挑担,用耙柄赶马,那马仍是不紧不慢地走。悟空说:“让他慢慢走吧。”八戒说:“天晚了,肚子饿,走快些好寻个人家化斋吃。”悟空说:“看我叫他走快。”就把棒一晃,喝一声,那马如飞而去。唐僧收不住缰,一口气跑了二十里开外,方放慢步子。忽听一声锣响,路旁跳出三十多人,舞刀弄枪,拦住去路,喝叫:“那和尚,留下买路钱来!”唐僧吓得栽下马来,说:“和尚全靠化缘吃饭,哪儿有钱?求大王方便方便,放贫僧过去吧。”两个贼首说:“没钱把衣裳脱了,白马留下。”唐僧说:“你抢了贫

  僧的东西,来世要变畜生。”贼首大怒,举棍就打。唐僧只好扯谎说:“我有个徒弟,走在后面,他身上有几两银子。”贼首就命喽啰把唐僧绑了,高高吊在树上。

  弟兄三个随后赶来,八戒说:“你们看,师父在打秋千玩哩。”悟空说:“呆子,师父被人吊在树上了。你们慢些走,我去看看。”悟空放眼细看,认出是一伙贼人,就变成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和尚,背着包袱,赶过去,说:“师父,怎么回事?”唐僧知道是悟空变的,就说:“这是一伙拦路的,要买路钱,我没钱,就把我吊在这里。我供出你身上有银子。”悟空就对贼首说:“不瞒你们说,这包袱里金银倒有十锭,你们放下我师父,就给你们。”贼人就放下唐僧。唐僧跳上马,向来路跑去。那伙贼就找悟空要金银。悟空说:“咱们把金银分了吧。”贼首说:“就给你留一些。”悟空说:“我是要你把抢别人的金银与我平分.”

  两个贼首大怒,举棍照悟空头上乒乒乓乓打了几十下,把悟空打恼了,取出棒来,往地上一竖,说:“这棒送你们吧。”众贼来拿,如同蜻蜓撼石柱,纹丝不动。悟空拿起棒,轻轻两下,把两个贼首打死,众喽啰吓得一哄而散,各自逃生。

  唐僧与八戒、沙僧赶来,一见悟空打死人,唐僧就不高兴,嘟囔个没完,让八戒挖坑把尸首埋了。八戒也不高兴,说:“他打死人,不叫他埋,倒叫老猪做土工。”悟空被唐僧骂得一肚子火,正无处发泄,就骂:“懒蠢货,迟了些,就是一棍!”呆子慌了,只好跑下山坡,使耙挖坑,见下面尽是乱石,就拱了两嘴,拱出个五尺深的坑,把尸首扔进埋了。唐僧撮土为香,祭奠贼首的亡灵,愿他们超生,就是到阎罗殿去告状,只告悟空一个,别告他和八戒、沙僧。悟空更恼火,把棒往坟上捣三下,把遭瘟的强盗大骂一通。唐僧见悟空恶言恶语,也有些害怕,就说:“我祷祝他们是教你体好生之德,你怎么认起真来了?”悟空说:“ 你那样认真,是好玩的?别说了,先去找宿处。”

  师徒四人各怀异心,顺路向西行。走不多远,见路北有一座庄院,唐僧就下了马,前去借宿。院中走出一位老者,唐僧上前施了礼,说明来意。老者见了悟空三人,吓得魂飞天外,经唐僧一番唇舌,方才敢把四人请进家门。四人进了草堂,与老者见了礼,分宾主坐下,一个老妈妈扯着个五六岁的孩子出来,也相见了,就去安排斋饭。斋罢,掌上灯来,唐僧问:“施主高姓?”老者说:“姓杨。”又问起家中情况,老者叹道: “老汉今年七十四了,只有一个儿子,却不学好,跟一伙狐朋狗友,打家劫舍,杀人放火。要说告他忤逆,我老两口又无人添坟掩土,还有个小孙子无人抚养。”唐僧暗自心惊,生怕悟空打死的就有那家伙。

  老者站起身,让沙僧拿两捆稻草,领他们到后园草庵中打铺歇息。

  四更时分,有人敲门。老者披衣开门,见儿子和一伙强人拥进门来,连嚷:“饿了,饿了!”这儿子叫起妻子,到厨房做饭,却无柴,就到后园抱柴,见到白马,回来问老者:“那白马是谁的?”老者说:“四个取经和尚来投宿,是他们的。”这家伙就对同伙说:“太巧了,冤家正睡在我家后园里。咱们吃饱了,磨快刀,把他们杀死,为头儿报仇!”众贼都说:“好,杀死他们,一来报了仇,二来得他的白马行李。”就分头磨刀擦枪。老者听到,悄悄来到后园,叫起四人,说明情况,开了后门,让四人快走。

  贼人吃饱饭,已是五更天气,来到后园,找不到和尚,却见后门开着,就往西赶去,直赶到天明,方赶上唐僧师徒。唐僧听到喊声,扭头看时,二三十个强盗举着刀枪赶过来,吓得不知如何是好。悟空说:“待老孙对付他们!”唐僧叮嘱:“吓退他们就行。不许伤人!”悟空昨天的气还没出,怎肯听?迎上去,一顿棒,打得众贼落花流水,腿快的逃了性命,腿慢的都见了阎王。悟空问一个带伤的贼人:“哪个是老杨的儿子?”那贼说:“穿黄的就是。”悟空拾起一把刀,上前割了人头,赶上唐僧,说:“师父,这是老杨的逆子,被老孙打死了!”唐僧大惊失色,栽下马来,说:“泼猢狲吓死我了,快拿去!”八戒一脚把人头踢下坡,用钉耙筑土埋上。沙僧搀起师父,唐僧就念起了紧箍咒。悟空满地打滚,说:“师父有话就说,莫念,莫念。”唐僧说:“我跟你无话可说,你回去吧。”悟空说:“师父为什么又赶我走?”唐僧说:“你这泼猴太凶恶了,打死许多人命。我屡次劝你,你却无一毫善念,要你干什么?快走,不走我又念了。”悟空无法,只好一筋斗走了。

  悟空在云端左思右想,走投无路,只得返回来,再次哀告唐僧留下他。唐僧也不答话,把咒念了足有二十遍,咬着牙说:“再不走,我直念到把你脑浆勒出来!”悟空决定去南海告诉观音菩萨,就一筋斗来到普陀山。木叉与善财童子迎接了,引他来见观音。悟空哭诉了唐僧不知好歹,将他再次赶走,请菩萨给他退了头上箍儿,重回花果山称王。菩萨斥责了悟空不该连伤人命,又无法为他取下箍儿,最后掐指一算,说:“你师父顷刻就有伤身之难,不久就会来寻你,你就在我这里住几天,待我跟他说说,还教你保他去西天取经。”悟空不敢造次,就留在普陀山。

  唐僧三人往西走了五十里,又饥又渴。唐僧下了马,说:“谁去化些斋我吃?”八戒跳在空中,见附近没有人家,落下来说:“无处化斋,南山涧里有水。”唐僧说:“有水解解渴也好。”八戒驾云去了,多时不回,唐僧又让沙僧去催。唐僧独自一人,正担惊害怕时,悟空忽然来到,跪在路旁,双手捧着一个瓷杯,说:“师父,离了老孙,你连凉水也吃不上。先吃了水,我去化斋来。”唐僧骂:“就是渴死我也不吃你的水。泼猢狲,只管来缠我干什么?”悟空变了脸,骂道:“你这贼秃,竟敢轻贱我!”取出棒,往唐僧背上擦了一下,唐僧昏倒在地。悟空提起包袱,一筋斗不知去向。

  八戒来到南山,却见山背后有户人家,就变作个黄胖和尚,前去化斋。那家男人下田了,只有女人在家,做好饭正要往田里送,锅中还有些锅巴,就给八戒装了一钵。八戒寻旧路,现了本相,正想着用什么东西舀水,见沙僧寻来,把锅巴让沙僧用衣襟兜了,舀了一钵水。二人回到路上,见唐僧昏迷不醒,白马还在,却不见了行李。八戒就要卖了马,买口棺材埋了唐僧,重回高老庄。沙僧不忍心,扳过师父,一摸口中还出气,就喊八戒过来。唐僧苏醒过来,呻吟一会儿,大骂泼猴。八戒问明师父是被悟空打的,就要到花果山找悟空讨包袱。沙僧说:“先别慌,我们先把师父扶到南山人家,调理一下,再去寻他。”八戒把唐僧扶上马,沙僧跟在后面,再到那户人家,说明来意,讨些热水泡了锅巴,让唐僧吃了。唐僧说:“ 悟能不能去,你和他言语不和,说话又粗鲁,有些差错,他能打死你,还是悟净去吧。”沙僧答应了,唐僧又叮咛:“他要给你,你就假谢了拿来,要不给,你就到南海找菩萨。”沙僧应了,又向八戒说:“好生服侍师父,莫向人家撒泼。”八戒说:“我知道,你快去快回。”

  沙僧驾起云,直走了三昼夜,方过了东洋大海,来到花果山,按落云头,寻找水帘洞。转过山坡,见无数猴精闹闹嚷嚷,悟空高坐石台上,正琅琅读着通关文牒。沙僧上前,厉声高叫:“师兄,还师父的关文包袱!”悟空喝令:“拿下了!”众猴拉拉扯扯,把沙僧推到台前。悟空喝问:“你是什么人,敢擅闯我洞府?”沙僧只得施礼赔笑,说:“我是你三弟。”就说明来意。悟空冷笑着说:“我打唐僧,抢行李,是我自己上西天取经,送上东土,教大唐立我为祖,万代传名。”沙僧赔着小心,又说了许多好话,悟空却说:“小的们,快请老师父来。”一个小妖进了洞,牵出一匹白马,跟着一个八戒挑着行李,一个沙僧拿着耙杖。沙僧大怒,一杖把假沙僧打死,原来是一个猴精。悟空大怒,抡金箍棒,指挥众猴围住沙僧。沙僧不敢恋战,冲出重围,要找观音告悟空。

  沙僧驾起云头,行有一昼夜,来到南海普陀山,由木叉引了见菩萨,却见悟空站在菩萨身旁,按不住心头怒火,抡宝杖劈脸就打。悟空也不还手,闪身躲过。沙僧大骂:“你这十恶不赦的泼猴,又来哄骗菩萨哩!”菩萨说:“悟净,有事先与我说。”沙僧行了礼,气冲冲地把悟空杀强盗、打师父、夺行李、私取经的事说了一遍。菩萨说:“悟空来我这里已有四天,没离开一步,怎有私取经一事?”沙僧说:“那水帘洞里明明有个孙悟空,我怎敢撒谎。”菩萨说:“让悟空跟你回去看看,自见分晓。”

  大圣与沙僧拜别菩萨,驾云离开南海。悟空筋斗云快,被沙僧扯住,说:“你别先回去做好手脚,咱们一同走。”悟空见沙僧起疑,就跟他一道来到花果山,按下云头,果见洞前石台上高坐一个悟空,与群猴饮酒作乐。两个悟空不仅面目相同,就是穿戴打扮也一模一样。

  悟空勃然大怒,持铁棒骂道:“你是何方妖邪,胆敢变我相貌,占我儿孙,居我仙洞?”那猴王也不答话,使铁棒来迎。两个悟空跳上云头。杀作一团。沙僧想助战,又分不清真假,无法下手,就挥宝杖驱散群猴,寻找包袱,却又不知洞口在瀑布后面,也跳上云头。两个悟空异口同声地说:“你先回去告诉师父,就说我们上南海请菩萨辨个真假。”

  两个悟空吵吵嚷嚷,一直打到落伽崖前。菩萨出门看时,两个悟空都说自己是真的,对方是假的。菩萨与护法诸天看了许久,也辨不出真假,就让木叉与善财各拉住一个,念动紧箍咒。两个悟空都吵头疼,抱头打滚,求菩萨莫念。菩萨没法,就让悟空上天,让天神辨认。两个悟空又一起谢了恩。

  二人又吵闹到南天门外,吓坏了把门的天将,慌忙报知玉帝。玉帝也吓得心惊肉跳,忙传进两个悟空。二人都说自己是真的,请玉帝辨个真假。玉帝命托塔李天王取出照妖镜,镜中两个悟空又一模一样。两个悟空又打出南天门,都说:“我和你见师父去。”

  沙僧回到那农家,把事情说了一遍。唐僧后悔地说:“我只说悟空打我,岂知是妖精假变的。”正说着,只听半空中吵吵嚷嚷,众人出门一看,却是两个悟空一路打过来。八戒跳上云头,两个悟空齐声说:“兄弟,来打妖精!”唐僧抬头看,也认不出真假。沙僧说:“ 我去叫他们下来,与二哥各扯住一个,你念那话儿。” 就跳上云头,喊二人下来,跟八戒各扯住一个,唐僧就念起紧箍咒。两个悟空都叫疼,哀求莫念。他二人挣开八戒、沙僧,又打起来,说:“我们到阎王那里分辨去。”二人转眼间不见了。

  八戒问沙僧,既见了个假八戒担了包袱,怎不抢回。沙僧说猴多势众,他孤掌难鸣。八戒就让沙僧保护师父,前去花果山夺包袱。

  两个悟空打到阴山背后,吓得鬼魂东躲西藏,跑得快的就报到森罗殿。十殿阎君会齐,点起阴兵,想助真悟空擒假悟空。二人打到面前,十殿阎君也认不出真假,唤判官查生死簿,也查不出名堂,就报知地藏王菩萨。地藏王养了一只神兽,名叫谛听,耳朵贴地,就可辨出四大部洲各种生灵的来历。谛听将耳贴地,细听片刻,悄声对地藏王说:“虽然已听出妖邪来历,却不敢说破。”地藏王问:“为什么不能说破?”谛听说:“那妖邪与大圣法力相同,地府无力助大圣擒拿,只有佛法无边。”地藏王就说:“你们去西天雷音寺找如来分辨去。”两个悟空又闹出地府。

  两个悟空起在空中,边走边斗,直闹到西天灵山雷音寺前。如来正在说法,却离宝座,说:“你们都是一心,且看二心斗来了。”话音刚落,就见两个悟空跟着金刚来到宝殿,争先恐后地自称是真的。那四大菩萨、八大金刚、五百罗汉、三千揭谛等俱不知真假。如来说:“你们法力虽广大,但只能普阅周天之事,不能普认周天之物。天下生灵有十类,却有四种猴子不入十类。第一是灵明石猴,第二是赤尻马猴,第三是通臂猿猴,第四是六耳猕猴。那假悟空就是六耳猕猴所变。”猕猴听如来说出他的来历,不由胆战心惊,纵身就逃。众弟子一齐围攻,悟空也要助战,被如来叫住。猕猴见难以脱身,忙变成一只蜜蜂,便往上飞,如来抛出金钵,扣住蜜蜂,落了下来。众弟子掀起金钵,猕猴已现了本相,被悟空一棒打死。

  如来不忍,连说:“善哉!”悟空说:“他伤我师父,抢我包袱,杀人劫财,依律也该问斩哩。”如来说:“你去保护唐僧来取经吧。”悟空跪下叩头,说:“他说什么也不要我,麻烦你念个松箍咒,放我还俗吧。”如来说:“你别放刁,我让观音送你去,不怕他不收。好生保护他,功行圆满,你也可坐莲台。”

  观音就领上悟空,驾云来到那农舍。唐僧师徒忙出门迎接。观音说:“唐僧,打你的是六耳猕猴,已被如来识破,悟空打死。你的魔障未退,必须悟空保护,才能到得灵山,见佛取经,别再怪他了。”唐僧叩头,连声称“是”。

  忽见东方狂风滚滚,众人看时,是猪八戒背着包袱回来了。呆子拜了菩萨,说:“弟子到了花果山,果见有个假唐僧、假八戒,都被老猪打死,原来是两个猴精。进了水帘洞,寻得包袱,一物不少,就背了回来。不知两个悟空分出真假没有?”菩萨把灵山之事又说一遍。

  师徒在菩萨的劝解下,各弃成见,言归于好。菩萨自回南海,师徒同心协力,奔赴西天。
返回页首
阅览成员资料 (Profile) 发送私人留言 (PM) 发送电子邮件
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:   
发表新帖   回复帖子    TJU Alumni Forum 首页 -> 转来转去 论坛时间为 GMT
1页/共1

 
转跳到:  
不能发布新主题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
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
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


Powered by phpBB © phpBB Group. Hosted by phpBB.BizHat.com

Free Web Hosting | File Hosting | Photo Gallery | Matrimonial


Powered by PhpBB.BizHat.com, setup your forum now!
For Support, visit Forums.BizHa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