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JU Alumni Forum 首页 TJU Alumni Forum
天津大学校友论坛
 
 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   搜索搜索   成员列表成员列表   成员组成员组   注册注册 
 个人资料个人资料   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   登陆登陆 

上海的亞斯伯格症天才 大器晚成,才留中研院(转载)

 
发表新帖   回复帖子    TJU Alumni Forum 首页 -> 学术研究
阅读上一个主题 :: 阅读下一个主题  
作者 留言
admin
Site Admin


注册时间: 2009-12-10
帖子: 251

帖子发表于: 星期四 六月 25, 2015 3:16 am    发表主题: 上海的亞斯伯格症天才 大器晚成,才留中研院(转载) 引用并回复

上海的亞斯伯格症天才 大器晚成,才留中研院(转载)

  【基礎科研】孿生質數假設
  物理是研究我們所在的這個宇宙的學術,必須緊密地紮根在實験結果上。數學則是純粹的邏輯推論,連它的前提(叫 Axiom,公理)都不須與現實有什麼關係,所以自然没有實験上的依據。數學界因此對邏輯的嚴謹早就有絶對的要求,以避免出現像超弦這類胡扯蛋的理論。如 此一來,能够出版的論文數目很少,能當上正教授的也就不多;可是每個大學都必須開大一微積分,教學的工作量是很大的。解決這個矛盾的辦法,就是雇用講師。 講師的薪水很低,而且合約是一年期的,每年都必須重新續約,完全没有工作保障。不過會想念數學的人,本來就常有淡薄名利的傾向,薪水再低,只要能安心作學 問,還是有人願意幹。

  我曾提過成功揭發超弦騙局的Peter Woit,就是在被排擠出物理界後,到Columbia當數學講師。今天跟大家介紹一下另一位當了十幾年數學講師,最近才成名的人。他是上海人,叫張益唐,生於1955年,十三歲時随父母遷居北京, 两年後随母親下放,種了幾年菜,後來回北京到一個製鎻厰當金工。1978年,已經八年没讀書的張益唐考上重新開張的北京大學數學系。他後來迷上了數論 (Number Theory,即研究整數-尤其是質數-的純數學學科),可是他的指導教授丁石孫,也就是當時北大的校長,是做代數幾何(Algebraic Geometry)的,結果他被强迫跟著做代數幾何。



  張益唐,他似乎和Newton及Einstein一様,有Asperger syndrome(阿斯伯格綜合症),因此有超人的專注能力和記憶力,但是在與人相處上有些困難,不過比起Perelman還算好的。

  張益唐雖然對代數幾何没有太大的興趣,但是當北大校長的研究生還是有好處的。1984年,我的台中一 中學長莫宗堅(T.T.Moh),剛在前一年升任Purdue(普渡大學)數學系正教授,到北大訪問時,請校方推荐做代數幾何的學生,於是張益唐很幸運地 拿獎學金進了Purdue的博士班。不過或許是因為張益唐的心一直不是真正在代數幾何上,两人處得並不愉快。張益唐在1991年畢業後,莫宗堅没有為他找 到工作,此後两人也再没有聯繫。張益唐在此後的8年,基本上是為中國來的老同學和朋友打打工,包括在Kentucky州的汽車旅館和Subway快餐店做 帳房。1999年,一個北大的老同學介紹他到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(新罕布夏大學)當數學講師,這時他已經44歲了。

   年復一年教微積分這種早已熟悉的簡單題材,當然是很無聊乏味的事;不過好處是教了一两年之後,根本就不須再花時間準備,所以空閒就多了,張益唐開始把大 半天都花在圖書館細讀最新的數論成果。2003年,張益唐到紐約長島訪友的時候,被介紹給一位在中餐館打工的小姐, 不久後結了婚;但是太太不喜歡新罕布夏的冷天氣,没多久就轉戰到加州的美容店打工。張益唐一個人住在學校附近,除了上課就是做數學。2007年,他投出一 輩子的第一篇論文,試圖解決很有名的Landau-Siegel Zeros Conjecture,論文上了預印本(Preprint)的網站,但是張益唐没有投給期刊,因為它是錯的;張益唐自己也知道,但是他繼續地想這個問題。 一直到2010年,他終於決定換一個題目來作,也就是更加有名、也更為重要的(Siegel Zeros有可能是Riemann Hypothesis的反例,如果這反例真的成立,則Riemann Hypothesis會被推翻,而Riemann Hypothesis大概是當前數學界最大最重要的難題;在此我假設Landau-Siegel Zeros Conjecture的解答不決定Riemann Hypothesis的正確性)孿生質數假設(Twin Prime Conjecture)。

   數學是個很成熟的學科,容易的題材早就做完了。如果是經過幾十代的成百成千天才數學家的努力,仍然解不出來的老問題,其難度可想而知。這種從17、 18、19世紀留下來的老問題,最有名的有幾十個。在過去這幾代裡,大約是每十年能解答一個,每次都是驚動全球學術界的大事。上一次有這個層次的問題被解 決,是2003年俄國的Grigori Perelman證明了Poincaré conjecture(龐加萊猜想);再上一次,是1994年英國的Andrew Wiles證明了Fermat's Last Theorem(費馬最後定理,亦即a^n+b^n=c^n只有在n=2時才有正整數解)。Twin Prime Conjecture(孿生質數假設,也就是相差只有2的两個連續“孿生”質數有無限多對)就是這個最高等級的超難老問題之一。一個從來没有出版過任何論 文的人說要把它解決掉,聽來就是癡人說夢。

  2013年,58歲的張益唐終於投了他一輩子的第一篇給學術期刊的稿,基本上證明了孿生質 數假設。我說“基本上”,是因為他只做了最大的突破,發明了一個新的、很强大的研究質數的方法,並用它來證明有無限多對質數相差不到70000000。從 70000000要壓縮到2,還需要幾百篇繁瑣、没有什麼新意,卻又是必要的論文。學術界戲稱這種跟追他人突破的小論文為“Ambulance Chaser”(“追救護車的”,原本用來譏笑急著找生意的律師;我當初願意離開學術界,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理解到絶大多數的學術論文都是追救護車的),而 張益唐是不屑做這種事的;他已經急著回頭做Landau-Siegel Zeros Conjecture了。

  學術界評價學者非常困 難,用出版的記錄來決定一個人的成就只是不得已的最不壞的(Least Bad)手段,其結果是遺珠的很多。連數學這様純邏輯的學科,最近20年的两個大突破都是由圈(指正規的研究職位)外的無名小卒(即張益唐和 Grigori Perelman)所完成的。我很佩服他們的執著,也很慶幸他們有了美好的結局(張益唐直升了正教授,而且成為台灣中研院的院士;Perelman卻拒絶 了一切金銭和職業上的回報,辭職躲回母親家,他的結局是否美好是有疑問的)。但是在學術界邊緣工作的幾十萬講師和其他工作人員,必然也有一些是懷才不遇 的,大部分卻不會那麼幸運而一舉成名。我只能說,人生本就不是公平的。

  文章:王孟源博士
返回页首
阅览成员资料 (Profile) 发送私人留言 (PM) 发送电子邮件
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:   
发表新帖   回复帖子    TJU Alumni Forum 首页 -> 学术研究 论坛时间为 GMT
1页/共1

 
转跳到:  
不能发布新主题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
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
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


Powered by phpBB © phpBB Group. Hosted by phpBB.BizHat.com

Free Web Hosting | File Hosting | Photo Gallery | Matrimonial


Powered by PhpBB.BizHat.com, setup your forum now!
For Support, visit Forums.BizHat.com